盖浇饭

好心人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cp]“什么鬼”
“小鬼”

吃柠檬超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看就是不能吃酸的哈哈哈哈哈,下次给柠檬来点伙伴辣椒[阴险]@朱星杰J_zen  #朱星杰##偶像练习生# ​[/cp]

【《偶像练习生》幕后花絮:蔡徐坤忘行李箱密码】https://rb.mbd.baidu.com/nyesnci

啊啊啊想看张艺兴x蔡徐坤的文     有木有

第十六回 乐融融享天伦之乐 意绵绵尝云雨之欢

肆无家族·光无影:

展昭听了小芸儿之言,才记起确有这样一段故事……


白玉堂却全然没能理解。本想要好好亲近的小女儿,先喊了他“娘”不说,现在还用一双惊恐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他咬人?!这哪跟哪啊?


“猫儿,我什么时候咬了你女儿了?!”说生气不如说是委屈。


展昭忍住想要笑出来的冲动,道:“玉堂可还记得当年在包家村遇到过一只小花猫?”


“小花猫?”白玉堂拧起眉头仔细回忆,爷见过的小花猫多得去了……摇头回,“不记得。”


小芸儿一脸受伤的表情:“娘你居然不记得小芸儿了……”


“我、不、是、你、娘!”白玉堂咬牙切齿地纠正!


“呜……”再往展昭右手边缩一缩,小芸儿心里道:娘好凶哦!


展昭夹在一大一小中间哭笑不得,又提示白玉堂道:“还记得那会儿有只小猫想要吃你,然后你就回咬了她一口?”


“嗯……”白玉堂再一回忆,好像是有这么个模糊的印象,点头道,“好像有……等等、臭猫你怎么知道我差点被小猫吃掉?!”


我哪有说你差点就被吃掉了?!看着不打自招的小白鼠,展昭更加啼笑皆非。白玉堂还补充道:“那是因为爷也饿得不行!所以才会差点不小心……”


“好了好了展某知道啦……”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提醒白玉堂的失言免得他更觉失了颜面,展昭只好顺顺白玉堂柔软的黑发让他别再说了。


“厄……”白玉堂调整表情,露出他自认为老少通吃迷死人不偿命的完美笑容,对女儿道,“爹想起来了,真不好意思呐。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小芸儿果然被这招牌笑容迷惑了,歪着头眨眨眼,觉得眼前这人变脸还真快,虽说是自己娘吧,跟小孩子也差不了多少……便也露出可爱的笑容从展昭身侧走出来就要扑上去喊:“嗯!娘~~~”


“不许叫我娘!!”


呜哇——!果然还是很可怕!


“嗯哼……”实在看不下去这一家三口当众耍宝了,智化从人群中走出来,献计道,“不如这样吧……既然白五爷不喜欢‘娘’这个称呼,两个都叫爹爹又怕混淆,不如就叫他‘小爹爹’吧?”


“小爹爹?”小芸儿没能立刻理解这个称呼的意思。


“喂死狐狸,为什么我是‘小’啊?”白玉堂不甘心了。


“你本来就比展兄小啊,而且小芸儿是展兄认的女儿,然后才变成你女儿的,你排在后面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


智化见白玉堂仍不认同,又问:“那让小芸儿管你叫爹,管展兄叫‘老爹’?!”


“噗……”围观人群里爆发出轻笑。


白玉堂思索片刻,想着“我家猫儿才没那么老呢”,终于还是妥协了,道:“好吧,小爹爹就小爹爹。”


“小爹爹~”小芸儿见白玉堂终于认同了一个可以让她喊的称呼,也不计较那么多,甜甜地叫起来。


“嗳~”弯腰对小女儿亲一亲抱一抱,白玉堂还是十分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又聪明又可爱的小孩子。结义大哥之子卢珍,自家大哥之子白芸生,都是他带来带去地教这玩那的。


倒是这一下子就亲热起来的举动惹得边上展昭心中不快,将小白鼠扯回来提醒道:“玉堂,腿上的伤还治不治啦?”


“啊啊?哦!”这一提醒,白玉堂才又觉得两条腿上细密的酸麻感又传来了。


“芸儿,爹先带你小爹去疗伤,嗯?”


“好!那小芸儿去做些好吃的孝敬两位爹爹!”小芸儿说着便拉起端木盈的手,“端木姑姑也一起来!”两人便往厨房方向去,很快就没影儿了。


智化也对着众人作揖道:“那么在下也先回屋休息去了。”


“智兄请便。”


跟着智化一起离开的还有艾虎和欧阳春。


智化回到屋里关上门,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欧阳春奇怪地问。


“那一家子实在是太有趣了哈哈哈!”智化索性倒床上捂着肚子大失形象地爆笑不止。


欧阳春心道:你这样子也有趣地紧……


平日在外人面前智化也是颇注重形象的,有谁知道这位赛诸葛爱面子、任性、小孩子脾气的本性,其实跟那白玉堂也差不了多少呢……


“幸好你们一个是我义父一个是我师父,没什么称呼上的冲突。”艾虎笑道,“哎,不如我也叫师父‘小爹爹’吧?”


“臭小子敢寻你师父开心?!”智化一把抓住艾虎用拳头拧他脑袋。


“不敢了不敢了~”艾虎嬉皮笑脸地讨饶。


“嗯哼……”被晾在一旁的欧阳春危险地干咳一声,道,“娃娃,去厨房帮忙去。”


“啊?为什么啊?”艾虎大惑不解,“堂堂男子汉,进什么厨房?”


“你不是爱吃那女娃娃做的东西么?去厨房帮忙就能早些吃到了啊。快去快去。”欧阳春说着就来拉艾虎,几乎是将他赶出了门。


艾虎了然地扬扬眉,道:“行行行~我去帮忙,您加油哈。”拍拍手哼着小调走了。


欧阳春见人走远,把门一关,顺便上了锁。


“干吗?”智化斜了他一眼。


欧阳春也走到床边坐下,点着手指道:“你看你这一卧底就是几个月,咱们……”


“想要就说呗,一个大男人的吞吞吐吐还脸红,羞不羞啊?”


欧阳春憨憨地笑了:“那晚上……”


“就现在!”智化说着翻身将欧阳春拖进帐内。


“啊?现、现在?!”


开玩笑!要是等到晚上还不被你这只大黑熊折腾到天亮!现在的话最多也就一两次……


智化心里盘算,嘴上却说:“你支开小虎不就为了尽快嘛?”


“狐狸你有时候真直接呢……”



另一方白玉堂屋内,展昭继续细心地为白玉堂挑其他部位的针,顺便热好了卢大嫂准备的药水澡。


猫儿的服侍可真享受呀……想着方才展昭为自己拔针的情形,白玉堂觉得这辈子除了展昭,不可能有人再愿意这样对他了。他舒服地坐在木桶里,身上拔了针的小伤口麻麻痒痒的,好像可以看得见它们的愈合。


展昭则将那些细针拿给卢大嫂过目。闵秀秀捏着细针反复查看,一根放在火上烤一烤、一根浸在药水里泡一泡,试验了几次,道:“放心吧,这只是普通的银针,没有做过手脚。不过这倒奇了……用这种东西当机关,既造不成太大的伤害,这银针的要做成这样细,工序也不简单,岂不是吃力不讨好?”闵秀秀暗暗琢磨,又问,“这些针都扎在五兄弟哪些地方,你还记得么?”


展昭答:“几乎全身都有,前胸后背大腿小腿,看上去毫无章法,只是随意打进去的。”


展昭略过了一处——屁股上的。这还是白玉堂支吾了好一阵子才愿意说出来,屁股上好像也被扎了几针,还死活不让展昭碰。好说歹说才让这倔强的小白鼠妥协,特地锁了门拉了床帘躲进床里才肯脱下裤子。


展昭心里好笑:这不是更让人遐想么?


让堂堂白五爷撅着屁股送到猫嘴边,白玉堂几乎想一死了之了,把头闷在枕头里不断催促“好了没?”、“好了没?”、“丢死人了让爷死了算了!”


展昭苦笑,心里说话:展某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秀色可餐还要强定心神也是“生不如死”呢……


闵秀秀没发觉展昭思绪早就飞了,仍在厅内来回踱步,突然又问:“他可有试着运气过?”


展昭回过神来,答道:“运气?这倒不知……大嫂莫非是认为……”


“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


“可玉堂中针之后还与那白眉道人缠斗了多时……”展昭略一思索,道,“等他沐浴完我便让他试试。”


展昭回到白玉堂屋内,才刚推开门,一颗石子就飞了过来。幸亏展昭反应快,闪身躲过。


“臭猫,爷还在洗呢,也不知道敲门。”白玉堂没好气道。


“又不是没看到过……”展昭小小地反驳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什么……”扬扬眉,展昭反手将门掩上,向白玉堂转述了卢大嫂的猜测。


白玉堂似有不信,道:“现在就来试试。”便闭目一提气,睁眼答复,“没什么问题……啊……”话音未落,就不可思议般瞪大了眼睛,又将眼闭上,调节了一阵。


“如何?”展昭问。


白玉堂眉头微隆:“确实不对劲……不管是妖气还是内力运行都不顺畅。龙雀也召唤不出来……”


“那就没错了。虽没有被封穴,却还是阻了经络。”


“也不对呀,我中针之后还跟那家伙打了一阵,那时没觉得不对劲啊。”


“应是慢性的。所以你感觉不出来。”


“可针已经都拔了。”


“怕是恢复起来也慢。”


白玉堂却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没什么危险。在恢复了就好。”用手指点点展昭肩膀,“嗳,你该出去了,或者转过去,爷要起来了。”


展昭笑了笑,慢悠悠地背过身去。然后听到身后哗哗的水声,布帛翻动的声音,和舒服的叹息声。


“好了没?”


“好了。”白玉堂答道,顺便叫了门外的仆人将木桶抬了出去。


待下人走后,展昭又顺手带上了门,随意地倚在门板上笑盈盈地看着小白鼠用手指顺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


注意到展昭的视线,白玉堂抬了抬眼,问道:“看什么?”


展昭笑而不答,上前帮忙整理白玉堂的头发。


白玉堂索性就交给了展昭去处理,自己却将两手越过展昭肩头,摆弄起他的头发来。


“还是猫儿的头发好打理,又软,跟猫毛一样好摸。我的头发总长得飞快。”


可不是嘛,都过腰了。


展昭微微一笑,拾起一缕嗅了嗅:“玉堂的头发滑又香。”


“那是因为刚洗过。”


“身上也香。”展昭说着低头凑近白玉堂颈项间,像只要尝鲜的猫。


温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痒痒的,白玉堂忍不住一阵激灵,强压心神调侃道:“干吗?肚子饿了?”


“嗯……确实饿了。不知玉堂愿不愿喂饱展某呢?”展昭说着伸出舌头舔了舔白玉堂的耳垂。


白玉堂又一阵轻颤,推开展昭:“肚子饿了就去厨房,爷这里没东西给你吃……”


展昭见白玉堂连脖子根都红了,忍不住就想继续逗逗他,伸手环住白玉堂腰际,将下巴抵在他肩膀上,魅惑低语:“可展某想吃老鼠……”


“你……”


不巧门外传来欢快的童声:“爹爹!小爹爹~吃晚饭啦!”人影很快打在窗上。


展昭连忙放开白玉堂,调整调整声音,答道:“哦、知道了!”回头看白玉堂,小白耗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猫儿你一定会是个好父亲~哈哈哈!”


展昭苦笑着摇头。


“猫儿。”白玉堂突然严肃起来,问,“你不该给咱女儿好好起个名字么?”


“名字?”


“跟爷姓白还是跟你姓展?”


“当然是跟展某姓展。”


“展芸没有白芸好听。”


“白芸不觉得奇怪么?”


“哪里奇怪了?!”


…………


结果,这个话题一直带到了饭桌上。


再次受不了小两口当众献宝的智化道:“在下与你们一家颇为有缘,两位不介意的话,就让在下为令嫒取个名吧。”


昭白二人忙作揖回道:“荣幸之至。”


“小芸儿既然是展兄认的女儿,自然应该跟着展兄姓。白家后代又正好是芸字辈……依在下拙见,就叫芸铃吧。”


“芸铃?”小芸儿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智化送的小铃铛。


“好名字!小猫咪就应该配小铃铛哈哈!”白玉堂第一个认同。


展昭也点头:“很好听。”


“小芸儿也喜欢~”当事人也表达了态度。


于是小芸儿便有了正式的名字——展芸铃。


接下来的晚饭中,展昭才知道自己当真捡了个宝。义女居然是个神厨。本以为她只会吃,却在厨艺上有如此高的造诣。除了常见的家常菜,更有许多没见过的菜色。虽用的是平常的材料,却能烧出不一般的味道。


“爹爹,这个好吃吗?”展芸铃期待地问。


展昭手里此时正捏着米饭做成的团子,刚好可以一口吞下的大小。吃进嘴里,酸酸甜甜的,点头称赞道:“好吃,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米饭。”


“还有这个~”


一碗像是海藻粉末的绿色食物,舀一勺塞进嘴里,该如何评价呢……好奇怪的味道。说不上美味,却也不是不好吃。


另一头艾虎塞了一嘴巴进去,那粉末不小心从嘴角漏了出来,软绵绵的散在空中了。智化扫了他一脑袋,笑骂道:“注意形象啊。”险些让艾虎把满嘴的海藻粉都喷了出来。


席间立刻充满了笑声。



忙碌了一天,众人都早早地睡下了。展昭沐浴后也躺上了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糊中,他听见有人进了屋,窸窸窣窣地摸上他的床,闻着熟悉的发香,展昭笑着伸手将人拦住带进怀里。


“你没睡?”来人讶然道。


“有老鼠偷进屋,被吵醒了。”展昭笑着回。


“臭猫……”白玉堂挣开展昭的怀抱,翻进内侧,不客气地讨要,“尾巴伸出来。”却被展昭欺身压下。


“干什么?”黑暗中白玉堂看到猫儿一双乌黑的眼睛反射着精光。


“送上门来的老鼠,焉有不吃之理?”


“你敢。”


展昭仍是笑盈盈的:“玉堂不是要展某好好补偿你伺候你么?”


白玉堂也咧嘴一笑,突然蹦起来翻身将展昭压下:“既然如此就该让五爷好好品尝~”


“只要你吃得下。”……

【此段豆腐,请加群:209370480,请写验证"猫鼠"or"三生石"在群共享自行下载文档~】




一猫一鼠紧紧相拥倒在床上,留恋地蹭了又蹭,还伸出舌头互相舔了舔下巴。原始的亲密让两人从刚才的低气压中迅速回复过来,折腾了半天,浓浓的睡意席卷而来。展昭施展同化之术,用毛茸茸的尾巴缠住白玉堂,才拉过被褥,将二人包裹起来。


月明如镜,夜静如水。



第二日展昭习惯性早早地起了,白玉堂却照常赖床。


“真想把你的尾巴毛拔下来当枕头~”白玉堂恋恋不舍地蹭了蹭软软的尾毛。


“那展某就把尾毛理一理剪下来给你做枕头?”


“…………”白玉堂愣愣地盯了展昭几秒,脸上一红,“我开玩笑的……不想让你起就是了……”真是,回答地那么认真干嘛。


“这么说,玉堂其实是因为喜欢抱着展某睡觉喽?”展昭笑得人畜无害。


…………白玉堂深刻地体会到这只外表儒雅的猫儿实际上是多么的不害臊。不对,该说他文雅的外表只是假象,那不是因为文雅,是因为淡定。


白玉堂放弃地翻过身,改抱被子去了。


展昭宠溺地拍拍白玉堂的肩膀,温言道:“玉堂……我得回开封府了。”


“啊?”这一说白玉堂立马坐了起来,“什么时候?”


“一会儿吃完早膳就走。”


“哦,那我也去准备准备。”白玉堂正要掀被子下床,展昭拉住他,道:“你留在这养伤。”


“养伤?养什么伤?就那点儿小针孔能把爷怎么样啊?”


“你妖力还未恢复,呆在陷空岛安全些。展某公事繁忙,怕不能兼顾。”


白玉堂可不愿意了:“爷不需要你保护。”


“你得自己保护自己,所以听话,留在这里。”天界要致白玉堂于死地,展昭不敢怠慢。陷空岛此处有白玉堂精通的机关,还有智化和欧阳春一行要暂住此地,比起天天忙于奔波的自己,更方便看着这爱乱来的小白鼠。


“爷要是说不呢?”


“玉堂……你妖力受阻,御剑怕是飞不到开封。我还得带你大哥、押董觉回去,带不动你呀。”


“没事,爷变回老鼠随便往你袖子里一钻不就行了?”白玉堂得意地献策。


…………即是说当初白玉堂所说带不动那么多人要展昭教他御剑什么的是在骗艺……他早知道对策。


展昭无奈地摇摇头,又劝:“等你妖力恢复,自己御剑飞来也只需一两个时辰,不是能很快见到我?白五爷能力超群,应是很快就能恢复,何差这几天呢?”


“…………让我考虑考虑。”


事后又因为大嫂的威胁女儿的撒娇众人的劝诱,白玉堂终于妥协,答应留下来。又因为白玉堂的提醒,卢大爷韩二爷蒋四爷都变回大老鼠,就能一同回开封了。至于花冲,让他变回了蜘蛛模样,塞进个罐子里密封好带上,董觉本身就能飞,就由捆仙索绑着跟在后边。一行人在众人的目送下上路了。


白玉堂没有出来送行。


展昭叹了口气,他怕是生气了吧。可为了安全考虑,不能让步。


一个多时辰后顺利回到开封,将花蝴蝶过堂收监、将董觉撤职移交天界。董觉离开时还对展昭说了一句:“你跟锦毛鼠当真是形影不离,感情真好。”


晚上设了庆功与接风宴,忙碌了一天,加上喝了点酒,展昭现在只想躺下睡觉。


昏昏沉沉地回到自己房间,掩上门一转身,展昭愣住了——床上躺着个人。


揉揉眼睛,确定不是在做梦。床上的人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哟,猫儿,你可回来了。”


下一秒全开封府都听到了御猫大人的惊吼:“白玉堂——!你怎么会在这?!”


臭猫,想甩掉你白爷爷,门儿都没有!


===========================

上一章             回到目录             下一章